“欧洲亲人”受够了:一些乌克兰难民似乎更像是请来的“大爷”

  相信大家都还记得几个月前,俄乌开战之初,欧洲国家们对乌克兰难民,那叫一个热情。

  不但各国政府出台了连本地人都难以享受到的福利补助,很多民间组织和个人,也争相踊跃“献爱心”,他们建了群,自发在机场、火车站、边境线旁,举着牌子接应出逃的乌克兰人,并为他们免费提供交通、食物、水、和住宿的地方…甚至,一些国家还很“贴心”地专门设置了动物收容所,用来安置“乌克兰小动物”。

  以至于那段时间,中东欧国家对待乌克兰和叙利亚难民的不同表现,曾一度引发了不少诟病。

  特别是保加利亚总理佩特科的几句话,更是触及了某些非常敏感的神经——“这些不是我们习惯的难民….乌克兰人是“我们的亲戚、家人….他们是欧洲人、聪明、受过教育的人”。

  虽然上述几句话听起来非常之“政治不正确”,但看似,这真的是发自内心的“大实话”。

  毕竟,在“欧洲人”眼中,乌克兰承接了苏联时代的非常靠谱的教育体系,公民受教育水平很高,属于难得的高素质劳动力;而且,跟中东那些以为主的难民不同,他们也是吃猪肉的,更容易融入当地社会….

  他们中,有的是积蓄花完了,有的是除难民营以外找不到其他住处,还有的在国外遭遇骗钱骗色——残酷的现实,让他们做“欧洲人”的梦想很快破灭。

  当然,也有的人原本就只打算出来避避风头,并未下定决心留在国外,一直持观望态度,琢磨着战火告一段落就返回。

  还有一些人,就是盲从,羊群效应。他们看着别人跑自己也跟着跑。即便他们家的位置根本就不属于战区,在国外也没亲戚朋友可以投靠,更没钱没技术本领,异国他乡难以谋生。

  说到底,去哪里都不是家,异国他乡再繁华,“民主”的空气再“香甜”,也给不了自己想要的安全感。

  同时,越来越多的乌克兰难民也逐渐意识到了,欧盟并非自己曾经想象中的天堂,不少人甚至认为,乌克兰在很多地方都要强过这些欧洲“富裕国家”们——起码大街和公共场所,自己家那边,要干净整洁很多。

  于是他们转念一想,回家吧,该耕种了,不然白瞎了这么好的黑土地,地不等人啊。

  但那些早前“热情友好”的欧洲国家们却越发头疼起来——这些“欧洲亲戚”,简直就是请过来的大爷!

  根据警方公布的视频,疑似一外国青年男子在Nowy Świat街上骚扰女孩,一位波兰男性见义勇为,结果被对方捅了刀子,送医后重伤不治身亡。

  即便现场目击群众录下的视频明确显示,这些男子说着夹杂着俄文的乌克兰语。但为了“政治正确”,波兰主流媒体报道此事时,却并没有指明袭击者的国籍,只是称他们可能是“外国人”;

  而波兰官方电视台,TVN24新闻频道,甚至都不愿提袭击者是外国人,仅仅轻描淡写的说“一名青年男子”。对于本国的这位见义勇为的波兰市民,竟然也没有过多表彰,连名字都没说,生怕“泄露”出什么可以追溯的线索。

  与此同时,社交媒体上流传的那段说乌克兰语的现场录像,也莫名其妙地均遭到了消音处理。

  不巧的是,他们停车的地方,是出租车位,牌子上的德语标识也注明了,这块区域,只能停出租车。

  没成想,也不知道是语言不通还是怎么着了,豪车里的人马上就暴怒了,对着两位出租车司机就吐口水,接着又是一顿拳打脚踢,下手非常狠,以至于把其中的一个奥地利司机打的满脸是血,晕倒在地。

  据目击者说,豪车里下来的是几个穿着一身名牌,操着俄语的“外国人”(也可能是夹着乌克兰语的俄语,或者是夹着俄语的乌克兰语,毕竟习惯只说乌克兰语的乌克兰人并不多)。

  跟波兰那起伤人案件一样,奥地利官方也刻意进行了“冷处理”,并未过多报道。

  社交媒体上,不断有奥地利网民晒出了多辆停在维也纳街面的乌克兰牌照的豪车——梅赛德斯奔驰、宾利、兰博基尼……各大豪车品牌,应有尽有….不知道的,还以为最近维也纳在搞什么富豪云集的“海天盛筵”呢。

  开豪车、住豪宅、不守规矩、随意打人——这究竟是来逃难的,还是来炫富来了?

  很多网民都在质疑,早在今年2月份,乌克兰的战时动员令就规定,禁止18至60岁的男性离开祖国,要求他们为祖国而战,这些在他国“横行”的乌克兰土豪男子——他们又是怎么出来的呢?

  对于大部分背井离乡的乌克兰平民百姓来说,这是逃难和生存;但对这帮有钱有闲的富豪而言,那就是换个地方挥霍和消遣。

  开豪车,住酒店,心情不爽了就当街揍个人,玩儿腻了换个地方继续“浪”….

  比如,下图这位叫做洛娜的英国女人,三个月前,她怎么也不会想到曾经的“爱心之举”,竟然导致了自己家庭的支离破碎。

  俄乌开战后,英国政府提出了针对乌克兰难民的帮助计划——“乌克兰之家”,呼吁英国公民为逃难的乌克兰公民提供住所,政府会酌情给予一定的安置补偿。

  生活在英国西约克郡布拉德福德市的洛娜一家四口幸福美满,她和男友托尼育有两个女儿,一个6岁,一个3岁。两人虽然一直没有结婚但已经同居了8年(这在英国乃至整个欧洲都很常见),他们原本打算在今年6月正式登记结婚。

  在超市看到“乌克兰之家”的宣传后,洛娜和托尼积极响应了政府的号召,主动接纳了一名叫索菲亚的乌克兰女难民。

  和这位“难民”同住10天后,作为两个孩子的父亲,托尼竟然直接带着索菲亚离开了婚房,住到了父母家里。

  最开始的时候,洛娜并未留意很多,照顾男人和两个女儿,再加上一名“语言不通”的外国难民,已经够她忙的了。

  直到有邻居好好心提醒她,一个多星期以来,托尼和索菲亚两人经常在家门口抽烟,还做出过不少亲昵的举动。

  洛娜也发现了,当面号称英语不好的索菲亚,只不过是不愿意跟自己说太多而已。她和托尼私下的交流完全没有障碍,说笑得非常自如。

  而且,索菲亚白天和洛娜在一起的时候,素面朝天,穿得也很普通。但每当托尼下班回家时,她就会把自己美美地打扮一番,穿上性感的衣服,衬托的洛娜如同丑小鸭一般。

  洛娜思前想后,终于爆发了,和托尼大吵一架,要求终止“乌克兰之家”计划,让索菲亚马上搬出去。

  故事的最后,托尼计划要和索菲亚共度余生,还在为索菲亚申请永久居住签证,正准备贷款购买两人的“婚房”。索菲亚还自豪地面对镜头,告诉英国媒体,她和托尼是真爱。

  在拉脱维亚首都里加的一个商场里,几个乌克兰难民偷东西时被抓了。可他们不但没有一丝羞愧,反而相当坦然地高喊:“我们来自乌克兰,我们是乌克兰人!”

  似乎只要把“乌克兰人”的身份一亮,就能光明正大地“零元购”,享受特权了——“黑命贵”已经过渡到“乌命贵”时代了?

  更让人没想到的是,他们不但折腾活人,连死人都不放过——法国的坟头都不太平。

  下图是法国的佩尔·拉切斯公墓,里面坐落着包括拿破仑的元帅米歇尔·内伊、肖邦、王尔德、巴尔扎克等数百座历史人物,它也被乌克兰难民们进行了“重新粉刷”。

  名人们的墓碑纷纷被贴上了以乌克兰两色国旗为背景的一句话——“如果我活着,我会支持泽连斯基”。

  尴尬的是…这公墓里的绝大多数的名人,当他们活着的时候,乌克兰还真的不是个“国家”呢。

  当然,无论是当街伤人、“第三者插足”、“零元购”等等,这些事情终究还只算个别现象,几百万乌克兰难民涌入欧洲,闹出些不愉快甚至摩擦冲突都属正常,不出一点幺蛾子那才是新闻。

  承接苏联体系的乌克兰数理化教育,比欧洲高了不止一个层次,乌克兰难民儿童入学没多久,就开始帮欧洲同学做题了。

  实际上,无论是收留难民的“爱心欧洲人”,还是背井离乡来做“欧洲人”的乌克兰男女老少们,他们互生怨念的主要原因都在于——战场的持续,令所有人的耐心和善心均在逐渐消耗殆尽。

  最开始,大多数欧洲家庭根据政府的形势判断,曾经天真地以为,对难民的收容不过短短数天或数周。

  可现在看来,数月的收容可能都算短的,俄乌冲突不结束,难民们就得一直住下去。有可能等结束的时候,难民们都“反客为主”了。

  同时,对于乌克兰难民们来说,他们一直呆下去的话,将面临着各种棘手的问题,除了语言、教育、居住、医疗等一系列生存困境外,还有不少人贩子和皮条客也想趁虚而入,骗财骗色。

  这样的遭遇,到了一小撮乌克兰难民身上,更是加深了他们的怨气和对欧洲人的索取心理。

  在他们的语境中,乌克兰人为欧洲人民抛头颅洒热血,为西方价值观战斗到现在,我拿你们点东西又怎么了?那不应该的吗?竟然还要我们乌克兰人自己动手?太不懂事儿了,早应该主动送上去了——就这种“待客之道”?你们欧洲人是不是得好好反思反思?

  从热情相拥到互相嫌弃,乌克兰难民和接受他们欧洲国家,似乎已经进入了“两看相厌”的阶段。

  这就好像是一双脚,偏要穿上一对不合适的鞋子——脚被磨破了,鞋也磨坏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