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德国学荷兰搞易合法20年过去了造成了什么后果?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大众对德国都有着近乎夸张的滤镜,一提到这个国家,他们首先想到的就是严谨、细致和高精尖制造。对其制造业的合理美化本无可厚非,但是不少人直接上升到对德国国民性的神化,就有些过犹不及了。

  所谓的严谨和细致其实是对德国的刻板印象,并非所有德国人都是如此,日耳曼人的骨子里从不乏追求疯狂和自由的基因。比如它“欧洲妓院”的大名早已如雷贯耳,只是国内少有人提。

  说起易合法化,很多人会想到荷兰,它确实是一个极度开放、追求自由的国度。

  但德国在这方面也不遑多让,从2002年开始,这里的性工作者就走出了地下,堂而皇之地穿梭于城市霓虹中。

  20年过去了,德国的易合法走到了哪个阶段?这个争议不断的决策到底又造成了哪些后果?

  虽然德国是在2002年正式实现的易合法化,但它其实早就孕育好条件,“性产业”的免罪化在这里是水到渠成的。

  在神圣罗马统治时期,当时的哈布斯堡皇帝为了避免性病扩散,直接宣布建立官方的妓院,并且把这个制度在全国范围内推行。当时就吸引了来自欧洲各国的嫖客,为德意志带来大量收入。

  资本主义制度在德国建立后,妓院虽然不再官办,但政府并没有彻底取缔,而是通过各种手段来加以控制。

  1927年,当时的魏玛共和国颁布了《性病防治法》,主要目的当然是为了控制性病的传播。但是这项法律却在无形中实现了性产业的非刑事犯罪化。

  进入90年代后,德国的性产业工作者开始为自己争取权利,希望实现彻底的合法化。

  当时执政的社会看中了这部分人群,选择为她们保驾护航,并且提出了“规范色情业,保护性工作者权益,打击强迫卖淫”的口号,最终打动了国会下议院。

  2002年,德国政府正式承认性产业也是“一般的服务活动”,受到法律保护。性工作者们的诉求得以实现,似乎一切都在向着欣欣向荣的美好明天发展。

  虽然社会将这个提案包裹在激动人心的口号和体贴入微的关怀下,但初衷还是为了利益。

  德国执政党之所以会考虑快速推进这个法案,从根源上讲还是受到了荷兰的影响。后者在2000年率先实现了“性”交易合法化,除了刻在DNA里对自由交易的推崇,荷兰政客的目光也是着眼于经济和社会管理层面。

  荷兰人一直觉得在易这件事上堵不如疏,既然无法制止不如彻底合法化。这样行业就会纳入政府监管中,从业人员也会得到了法律的保护,政府还获得了新的税收来源,可谓是一箭双雕。

  “性”交易合法化后,这里的性从业者不再拘束于暗室,开始光明正大的揽客,整个行业被引爆。不仅规模空前扩大,还在全世界打响了名气。

  《》曾经为此做过专门的调查,在21世纪最初的几年,荷兰的性产业发展非常迅猛,贡献了超过1%的GDP占比,为政府带来了大量税收。这里的旅游业也一扫颓势,大量国外游客慕名而来,他们带来的消费也不可估量。

  如此庞大的经济收益自然让欧洲各国都眼红,它们纷纷跟进性产业合法化的步调,而德国是其中反应最迅速,最坚决的。

  必须要承认的是,德国在推动“易”合法化之后,确实是取得了一些不错的成绩,不仅在短时间内提升了社会的口碑,促进经济的作用也很明显。

  这个法案实施后的第一年,性工作者的地位确实比之前有了明显提升,他们不仅可以享受到和普通人一样的社保、医保、失业金和养老金等福利,还可以走出“地下”,工作更加体面。

  与此同时,德国的色情行业也比之前规范了很多,因为合法化之后,营业场所也要进行合法注册,申请营业执照,经过批准才可以营业。的整体工作环境是要比之前舒适很多的。

  当然,“易”合法化最大的效果还是完成了对行业的刺激以及为政府带来可观的收入。

  根据纪录片《性:德国制造》给出的数据,如今在德国的各大城市性产业都非常发达,有超过5000家的合法经营场所。而且它们的盈利能力非常优秀,一些优秀的妓院仅仅几个月就能收回成本。

  根据德国政府给出的数据,色情行业每年能够带来超过145亿欧元的创收,而且这还是明面上的数据。

  据悉,性产业如今已经成为德国的支柱性产业,为政府提供了大量的税收,而且它间接促进的旅游收入也是非常庞大。德国每年都会举办很多大型赛事,这些年它们的影响力在飞速提升。

  如今借着看比赛的东风去体验德国的合法性产业已成为常态。比如2006年的德国世界杯,就有超过4万的组成了一只特殊的“啦啦队”,为前来观赛的外国球迷带去了别样的体验。

  然而,让易合法化就如同打开潘多拉的盒子,它附赠的繁荣仅仅是昙花一现,不断释放的邪恶纷争才是真相。

  到2022年,德国性产业合法化已经20年了,它的表现早就让德国民众失望透顶。色情业的发展带来了一系列严重的社会问题,当初的决策者也受到了广泛的抨击。

  虽然德国部分政客把易合法化自诩为文明的象征,但它的本质依然是一种剥削。抛开各种华丽的伪装,易就是一种丑陋的现象,它和社会文明是本质对立的。

  政策的制定者一厢情愿地认为,在提高了的社会地位之后,产业就能得到发展,会有更多人愿意从事这个职业。

  根据相关机构的统计,东欧和南欧每年有超过10万的妇女被贩卖,而她们的目的地就是荷兰和德国,等待她们的不是发达国家的幸福生活,而是红灯区里的暗无天日。

  随着的增多,德国嫖客的需求也在不断提高,他们已经不满足于普通的姑娘,而是想要更刺激的享受。所以最近几两年,色情行业的未成年受害者人数大幅提升,而政府根本无力管控。

  不仅如此,很多第三世界国家的女性移民也深受其害,她们在本国的生存已经非常艰难,渴望到德国获取更好的生活。

  谁知被蛇头偷渡到法兰克福、科隆、柏林这些大城市后,她们转手就被卖到了妓院,一辈子都蜷缩在阴暗的角落里。

  因为没有合法的身份,这些人只能任由蛇头摆弄,每天的工作量异常繁重,接待十几个客人是家常便饭。

  易合法化带来的人口贩卖问题已经成为德国新的耻辱柱,多国政要都以此抨击德国政府的无作为,坐视女性被害。

  德国的易合法化包裹在“一切为了性工作者权益”的华丽外衣下,实际效果却远不如预期。

  2002年后,易者的生存环境不仅没有得到改善,反而每况愈下。首先是收入骤降,生活压力变得极大。因为在合法化后,大量新人涌入这个行业,竞争变得愈发激烈。

  大部分其实并没有姣好的容颜和突出的技能,面对激烈的竞争只能自降身价,从之前每次100欧元以上,降到79欧元。

  那些被贩卖而来的女子因为要被逼着多接活,陷入了恶性循环,不得不一再调低价格。

  德国很多妓院如今只要49欧元就能完成一次易,有些罗马尼亚甚至只要10欧元。

  真正从易合法化中获得收益的从始至终都只有资本,他们依靠贩卖来的“非法”获取了大量收入,后者偷渡客的身份让她们不敢报警,只能心甘情愿被剥削。

  伴随着间竞争的加剧,一个好的橱窗位置成为了她们疯抢的目标,很多人一天的收入在去掉租金后只能结余两三成。而这些橱窗都掌握在资本手中,让他们以的极低成本获取大量收入。

  易合法化之后,另一个社会问题也在变本加厉,那就是毒品的泛滥。其实在经过多年严厉打击之后,德国一度有效控制了毒品交易,让社会氛围整体变好。

  但妓院合法化后,之前困扰德国毒品贩子的一个大问题迎刃而解,他们有了非常私密和安全的交易场所。在易场所完成秘密交易,是很难被察觉的。即便警察搞突然袭击,在合法妓院依然会受到很多阻碍,最终只能查到一些皮毛。

  最后,很多人天真地认为,合法化后会有效降低案的发生率,德国也曾有过类似的说法。但在21世纪后,德国一直都是欧洲案发率最高的几个国家,有几年甚至比之前更严重。

  可以这么说,德国在易合法化上的尝试已经完全失败,不仅没有实现预期的效果,还带来了更多的社会问题。

  德国的合法化就是一场冲动的社会实验,二十年过去了,各种问题已彻底暴露,整个社会都因此背上沉重枷锁,无数媒体和个人都在呼吁取消合法化。

  可惜请神容易送神难,20年的合法经营已经形成了庞大的利益集团,这些人会撕碎一切反对者。

  20世纪末的欧洲曾经很流行一个论调——自愿自主的易理应被除罪化。但其实它是个伪命题,因为在性产业中,所谓的“自愿”有太多水分,如何界定更是世界难题。

  或许,盲目地追求自由本就是一种错误。任何行业在合法化之前都需要深图远虑,做不到稳定可控就不要轻易开启先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