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啃老”数百亿终于靠冬奥挣到回头钱咪咕未来何去何从?

  2月6日短道速滑首个比赛日,这位有点“社交牛逼症”的东北大姑娘,在咪咕视频直播间可谓是火力全开,金句频出。

  两人的搭档解说,就像一出精彩纷呈的相声,未经彩排,却满是包袱,在大年初六的晚上,引得屏幕前的观众接连爆笑。

  自2月7日起,咪咕视频app下载量暴增,用户日活量翻倍,其背后的母公司中国移动,市值更是在两天之内暴涨近10%。

  就在短短两个月之后,咪咕视讯在上海挂牌,这也标志着“咪咕系”正式进军视频领域,向这块几乎已经被“爱优腾”瓜分的领地亮出了冷兵器。

  在当时,咪咕视讯的成立并没有多大声响,可提起它的前身,多少还是有些知名度的,那就是于2006年建成的中国移动“上海手机视频基地”。

  2010年前后,热门电影作品在院线上映结束后,大约需要两个月的时间,才会登录各大互联网新媒体播放器。

  这样的机制,让许多错过了影院观影时间后,迫切想观看作品的影迷十分抓狂,但又无能为力。

  面对这个“窗口期”,中国移动手机视频基地在2013年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尝试:

  手机视频基地将与广大影视制作公司、版权公司进行合作,突破这个窗口期,保证作品的“全网首发”,最先完成上线。

  一时间,中国移动手机视频基地app的下载量暴增,门户网站的访问量也实现了第一次指数型增长,在当时被许多运营类网站视作学习的范本。

  当然,这种“砸钱”抢购影视首发版权的路子,过度依赖资金支持,注定走不长远。

  2015年,经过一系列资源整合后,中国移动手机视频基地正式升级,以“咪咕视频”的形式再次呈现在市场上。

  不过,当时国内的长视频市场格局,已经呈现出了“爱优腾”三足鼎立的局面,且领先地位完全不可撼动。

  由于缺少影视综版权储存,又不具备自制优质原创内容的能力,建立初期的咪咕视频在赛道上步履维艰。

  在巨头林立的情况下,咪咕视频难以抢占市场份额,只能继续依靠母公司中国移动的“输血”式支持勉强生存。

  这样的困境持续了三年之久,直到2018年,误打误撞中拿下的俄罗斯足球世界杯转播权,让咪咕视频意外地发现了一线生机。

  2018年之前,国内各类顶级体育赛事的转播,几乎被“爱优腾”之外的另一家巨头垄断,那就是2014年与咪咕系同期问世的乐视体育。

  当时,包括网球四大满贯、中超联赛等顶流赛事的转播权,在中国大陆境内都被乐视体育斥巨资拿下。

  根据乐视当年的财报显示,光是中超联赛一项赛事的版权费用,就高达13.5亿元/年。

  虽然成本颇高,但顶级赛事的独家转播,为乐视体育带来收益也相当可观,这让许多资金不富裕的中小型视频网站“看在眼里,馋在心里”。

  那一年,花了13.5亿买下转播版权的中超联赛,只为乐视体育回收了5000万,超过96%的成本打了水漂。

  这一场豪赌的惨败,也间接导致了乐视体育资金链的熔断,此后带来的多米诺效应,便不必小编再多赘述了。

  转眼到了2018年,俄罗斯足球世界杯这块大肥肉,原本应是兵家必争之地,却因此前乐视体育的一朝被蛇咬,成了大家都不敢妄动的井绳。

  而就在此时,许久没有出现在大家视野中的咪咕视频突然发力,来了一招出奇制胜,以10个亿的价格,从央视的手中买下了世界杯的转播版权。

  整个俄罗斯世界杯赛程进行期间,咪咕视频聚集起了高达43亿人次的观看流量,电脑客户端与手机app的下载量也成指数增长。

  他们意识到,深耕体育赛道,或许是咪咕视频想打破“爱优腾”在长视频门户领域垄断的唯一路径。

  自2018年起,咪咕视频开始了体育赛事转播版权的“疯狂收割”,氪金速度和量级,令财经专家瞠目结舌:

  包括东京奥运会、北京冬奥会、欧洲杯以及2022年卡塔尔足球世界杯等顶级大赛在内的几十项赛事版权,都被咪咕体育收入囊中。

  有专家评估,咪咕体育近四年在体育赛事版权购买上花费的资金,至少要突破百亿。

  可以说,咪咕视频诞生后的第二个四年,完全是靠中国移动这位“富婆妈妈”在背后大把烧钱,才获得了与各大竞品掰手腕的一争之力。

  然而,中国人有两句俗话,一句叫“穷养儿子富养女”,另一句叫“棍棒底下出孝子”,虽然说得过于绝对,但细细想来,也不无道理。

  作为从小就养尊处优的小少爷,咪咕视频整整八年都在扮演着一个“吸血鬼”的角色,何时才能“断奶”,自然是中国移动和咪咕高层接下来需要着重考虑的问题。

  不过,2022年北京冬奥会,似乎成为了咪咕体育实现“巨婴断奶”的一个契机。

  2月4日,万众瞩目的北京冬奥会开幕,作为国内除央视以外唯一拥有转播权的门户媒体,咪咕体育为这场体坛盛会做足了准备。

  首先,解说阵容方面,本届冬奥会咪咕斥巨资聘请的解说天团,由150位成员组成,专业度和话题度甚至可以“秒杀央视”。

  作为中国代表团在冬奥会上最具冲金实力的运动大项,中国观众视线最为聚焦的项目自然是短道速滑。

  为了给观众提供更好的观赛体验,咪咕体育聘请的短道速滑解说,是冬奥“四金王”王濛+顶流体育评论员黄健翔的“拍案”组合。

  两人6个比赛日拿下20多个正向热搜,这让选用刘秋宏+刘星宇搭档的央视略显星光黯淡。

  冰球项目,咪咕居然请动了中国第一代体育解说宋世雄再度出山,还邀请到了著名编剧英达,也是中国男冰的现任队长英如镝的老爸,陪着全国观众一起观看冰球比赛。

  不仅如此,韩乔生、蔡猛等国内能叫得上名的体育评论员,几乎全都被咪咕视频“挖”了过来,让观众们在评论区不禁直呼:“场上众星云集,评论席也是星光璀璨!”

  直播界面下方,可以看到场上的实时更新数据,还配有实时回放功能,方便无暇观看直播的观众实时刷取比赛结果,也让偶尔走神的观众能随时回看上一刻的精彩瞬间。

  这也意味着,所有同时进行的比赛项目,无论项目冷门或热门,在咪咕app的赛程列表中,都有专属的入口,观众切换起来非常方便,不会因为转播频道的单一,而错失任何一个项目的高光时刻。

  报表显示,2022年度咪咕视频在各大应用商城中的下载数据,已经断层领先长视频赛道中的所有竞品。

  随着咪咕视频意料之中的爆红,其背后的母公司中国移动市值连日实现飞跃,仅2月9日的单日涨幅便已逼近10%。

  凭借顶级体育赛事周期性的热度获取短期红利,“半年不开张,开张吃半年”,这对于一家高消耗、快节奏的互联网公司而言,自然不是长久之计。

  依靠抢占体育赛事独播版权快速获客,可以是咪咕视频切开蛋糕的刀子,但不能是享用蛋糕的叉子。

  众所周知,因体育赛事而获取的用户,持续消费力远低于通过娱乐渠道而积累的用户。

  诚然,本届冬奥会为咪咕带来了数以千万计的新增用户,但赛事结束后的留存率,绝对不容乐观,这一点,半年前的东京奥运会已经给咪咕泼了一盆凉水。

  然而,随着那个荷尔蒙迸发的盛夏一起随风而去的,还有咪咕视频近半数的日活用户,留存率比预期中还要惨淡。

  相比起“爱优腾”三家头部长视频门户,咪咕的劣势非常明显,那就是拥有的独家影视综版权数量太少,而且自身还不具备打造爆款ip内容的能力。

  对于绝大多数的男性网友来说,咪咕就是个“看球的app”,对于女性用户来说,想看的剧集和综艺版权,咪咕“都没有”。

  总而言之一句话,咪咕还做不到在日常生活中,稳定地为用户提供具有独家性质的娱乐内容。

  这一点,咪咕与“爱优腾”,甚至是同属第二梯队的芒果TV之间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不仅如此,每次斥巨资购买体育赛事版权,对于咪咕来说都像是一场豪赌,一旦赌输,后果不堪设想。

  毕竟,就算是亲妈,也不会容忍“创业的败家儿子”无休止地拿家里的钱,砸一个连续八年见不到回报的项目。

  如果咪咕视频能够吸取半年前东京奥运会的教训,利用各种途径提高用户留存率,那我相信在2022年度,“爱优腾”将会迎来一位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正所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几家头部视频网站的会员费,也是时候该降一降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